澳门新葡新京男女授受不亲

“内外各处,男女异群,不窥壁外,不出外庭。出必掩面,窥必藏形,男非眷属,互不
通名。”——这段出自《女论语》上的话可以一言概括之,那就是“男女授受不亲”。不了
解中国古代历史的人,差不多都把纸上写的,当成实际上已经做了的。

根据古希腊神话的记载,男人和女人是一个圆球的两半,按照基督教的教义,夏娃是上
帝用亚当的肋骨制造出来的尤物。不管怎么说,在西方人的眼中,男人是离不开女人的,女
人也同样不能离开男人,因此,他们的男女之防并不大。中国神话系统中造人的“上帝”是
位女性,她“抟土为人”,取阴阳之理,以分男女,男女繁衍,以成氏族,进而有
家国、社稷,最早时也不讲求男女之大防。

孔夫子删定诗、书、礼、乐、春秋,盂夫子提出“男女授受不亲”的口号,后世的一些
读书不求甚解或者怀有另种目的的人因之大做文章,认为从孔夫子时代起,男人和女人就连—句话都不说,这真有些可笑。

《论语》中有这样一段话:“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 ,天厌之!天厌之!
’ ”——这段话中的南子,是春秋时代卫国国君卫灵公的夫人,她“把
持着当日卫国的政治,而且有不正当的行为,名声不好”,这样一位女 子,孔子还去见她,这除了说明孔子和耶稣基督一样,怀有一颗大仁大义、普度众生之心以
外,还可以说明至少在孔子所生活的那个时代,上流社会是不避男女之嫌的。

这个时候还是处于“礼崩乐坏”的春秋时代,礼制还不十分健全,因此,有人认为这条
史料不足为据,那么,我们不妨再引条汉朝的例子。

我们知道,汉朝自叔孙通裁定礼仪规范之后,可谓百礼具备,但这个时候男女相见之事
例却屡见于史书。班固在《汉书》中还提到另外一些上流社会非婚、非亲男女之间交往不避
嫌的故事。《汉书周昌传》上写道:“周昌者,沛人也。昌为人强力,敢直言。自萧、曹等皆卑下之。昌尝入奏事,高帝方拥戚姬,昌还走。高帝逐得,骑昌项上问‘我何如主也
? ’昌仰曰:‘桀纣之主也!
’于是上笑之,然尤惮昌。及高帝欲废太子而立戚姬子如意为
太子,大臣固争,莫能得。上以留侯策止,而昌庭争之强。上问其说,昌为人吃,又盛怒曰
:‘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欲废太子,臣期期不奉诏!
’上欣然而笑,即罢。吕后侧耳于东厢听,见昌诡谢曰:‘微君,太子几废! ’ ”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