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权提币制改革

蜀吴两国就更疲软了。刘备进入四川后,兴致勃勃地铸起了直百五铢钱,这种巨额面值的币重不过是蜀五铢的三倍,作价则达百倍。这样,同样多的铜就可换取民间三四十倍的物资劳务。这种价值与使用价值严重分离的货币,让刘备政权的府库瞬间充实起来。

在铜本位的经济体制中,一枚当十重量的铜币被铸作当五千面值的大泉,最后吞食恶果的必然是吴蜀两国。

这种惨状一直持续到建安十三年,几次大战役之后,魏、蜀、吴三足鼎立,暂时有了均衡。战争不仅仅是军事上的对抗,也是经济实力的对抗,这其中,货币政策起到了重要作用。

曹操担任丞相开始执政,为了平抑物价,重新启用了足值的五铢钱(从迅速稳定市场的效果来看,曹操启用的只可能是足值货币)。并广开屯田,建设水利,真正实现了让百姓有钱花、有粮吃、有活干的稳定局面,不为私己敛财。

孙吴的财经状况与蜀汉也是难兄难弟。吴国所处地的经济状况一直都非常繁荣,孙权执政时期,民间富庶程度甚至超过了政府。他们都应该感谢汉文帝时的“好政策”。作为执政者,孙权当然是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出现的,于是,在嘉禾五年,便强制流通了“大泉五百”,即一枚新货币值五百枚五铢钱。据《通典食货志》记载,孙权所铸的大泉五百,直径约3厘米,重约7。8克,而随后,孙权觉得这种货币面值还是太小,在赤乌元年,相继发行了大泉一千、大泉二千、大泉五千等货币,据《通典》记载,大泉一千直径约3。2厘米,重约10。4克。即实际上只等于3。2个五铢钱的大泉一千,被强制实行兑换1000个五铢钱。

魏国曹丕登基后,大刀阔斧地进行金融改革。黄初二年,曹丕以谷贵罢五铢钱。以谷、帛为“货币”,这种复古的“货币”让百姓一时无所适从,于是奸商们开始用水泡谷增加谷重,用薄帛来替代指定帛,骗取中间利差,市场混乱不堪。老百姓干脆不用这种特殊的货币,直接回去原始社会那种以几只羊兑换几头牛的等价交换的日子。好在曹丕在位七年就去世了。曹睿登基后,太和元年,马上取消了谷帛为货币的政策,复五铢钱,魏国的经济终于得以好转。

对于这一货币政策的实行,除了少数人反抗外,蜀中百姓都无奈地接受着战争与经济的双重剥削。好在蜀地肥沃,粮食产量还算大,蜀锦的跨国销售非常抢手,蜀国的经济还好没有到达崩溃边缘。随后,蜀国继续着不足值货币的噩梦,刘禅时期,直百五铢越铸越薄,与五铢钱相差无几了。这种货币制度是相当残缺的,也是不稳定的,它的隐患也让蜀国的经济逐步萧条,一直延续到蜀国衰落。

赤乌九年,孙权府库充盈,钱财丰厚。百姓却抵挡不住这样的剥削,无以存活,暴动不断,孙权终于在一片反对声中,取消了通行11年的大泉货币系列。至此,再没有出现新的货币政策。

图片 1

曹丕引发金融危机

孙权币制改革失败

糟糕的货币政策、连年的征伐使得吴国国库枯竭,与曹魏争合肥、樊城,与蜀汉争荆襄并引发大规模战争,除了吕蒙袭荆州掠得府中大笔藏钱得了便宜外,其他战争都是赔的,而且由于蜀吴相通,两个通货膨胀国家争相把贬值货币作为经济战的手段,争贬币值以防本国货币大量流失。

汉末桓、灵帝时买官鬻爵,钱货流通混乱不堪。董卓执政时,不仅抢掠皇室珠宝、百姓财物,而且为了迅速敛财聚物,干脆废掉了以前汉武帝时的五铢钱原形,并捣毁秦时国家贮藏的十二铜人,用于铸造小钱。小钱直径1。2~1。5厘米,重0。5~1克,同样也刻有“五铢”字样,后人因为它字体模糊,嘲笑这种钱为无文钱。正因为这些小钱迅速充斥市场,导致物价飞涨,谷一斛数十万,人人相食的景象比比皆是,很多百姓一生积蓄不够买一石粮食,只得易子而食,情状惨不忍睹。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