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之间有什么故事

秋瑾自知难逃一死,无论贵福如何咆哮,只是不理不睬。贵福气的发抖,叫喊大刑侍候。李钟岳说:“此人底细,卑职略知一二,且容卑职带回去细细审问吧。”贵福见秋瑾态度强硬,再审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自讨其辱而已,就顺水推舟,让李钟岳把秋瑾带回山阴审讯。鉴湖女侠到底落在自己手中,李钟岳很是难堪,他现在唯一能做的是,不让秋瑾太受苦。

图片 1

回到山阴县衙,李钟岳亲自取下秋瑾的枷锁,吩咐狱卒,不许难为秋瑾,务必让她吃好喝好睡好。第二天,李钟岳提审秋瑾,他屏退左右,然后奉上好茶,亲自磨墨,铺开纸张,让秋瑾自己写。秋瑾说:“写什么呢?”李钟岳说:“你随便写。”时值酷暑,烈日当空,蝉鸣阵阵,秋瑾却只觉得彻骨般寒冷,就随手写下几个字:“秋风秋雨愁煞人。”李钟岳拊掌赞叹:“好诗。好字。鉴湖女侠果然出手不凡。”

听得出来,这是李钟岳发自内心的赞叹,秋瑾不由得客气起来:“阶下之因,信手涂鸦,当不得好字,若是寻常往来,倒可以和李大人唱和几句。李钟岳说:“我只当你是我请来的客人,你尽管随便。”说着,李钟岳吩咐上酒上小菜。审讯者和被审讯者相对而坐,如同两个文学爱好者,说起诗文来。就在这时,贵福闯了进来,一见二人相谈甚欢,沉下脸来

图片 2

说:“李大人,审讯不是请客吃饭,堂堂朝廷命官,竟与乱臣贼子谈笑风生,成何体统!对这种死硬分子,必须往死里打,用板子撬开她的嘴巴!”李钟岳长叹一声,说:“大家都是读书之人,且秋瑾已为人母,强行用刑,有悖人道,有辱斯文啊。”贵福冷笑一声,戳点着秋瑾写的“秋风秋雨愁煞人”,说:“什么人道?什么斯文?我看见这种酸溜溜的歪诗就恶心,就想拔刀杀人!”

李钟岳把秋瑾写的诗小心折好,藏在怀里,说:“这可不是歪诗,它定是比你我命长的名句。”秋风秋雨愁煞人”,是秋瑾留在人间的最后诗句,诚如李钟岳所言,百多年过去,它依然在秋瑾的故事里生机勃勃。浙江巡抚张曾扬懒得挖秋瑾的口供了,下令将秋瑾就地正法。贵福对李钟岳说:“既然你和秋瑾投缘,你就做监斩官,让秋瑾和她的狗屁诗见鬼去吧。李钟岳最终没能救下秋瑾,他只能尽量让她死得体面一点,有尊严点。

图片 3

1907年7月16日,安庆起义后第十天,秋瑾就义,年仅三十岁。三天后,李钟岳被免职。后来的两个多月里,李钟岳一直在愧疚和悔恨中煎熬,如果我真想救秋瑾,我为什么不在接到贵福命令的那一天,直接通知秋瑾逃走呢?如果我是个真男人,我为什么不干脆像徐锡麟一般,干掉知府贵福,干掉巡抚张曾扬,轰轰烈烈大干一场呢?煎熬至最后,李钟岳彻底崩溃,于杭州寓所上吊自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