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哈佛演讲大陆学生

美国东部时间5月26日上午10点,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在湖南农村长大的中国小伙儿何江作为哈佛研究生优秀毕业生代表发言。据悉,何江是第一个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发言的中国大陆学生。何江也迅速在网上成名,成为中国网友热议的“名人”。

中国留学生代表哈佛毕业生演讲

讲述“用火疗治毒伤”故事

在毕业典礼上代表学生发言,一直被认为是哈佛大学给予毕业生的最高荣誉——每年毕业典礼上,校方会从全校数万名毕业生中各选出一名本科生和研究生,代表毕业生发言。

今年,1988年出生于中国湖南长沙一户农民家中的何江获得了代表哈佛优秀毕业生代表发言的荣誉。美国东部时间5月26日上午10点,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何江作为哈佛研究生优秀毕业生代表发言。

在毕业演讲中,何江讲述了一个自己中学时代被毒蜘蛛咬伤的“农村故事”,进而推及到自己在哈佛大学所切身体会到的先进科技知识,他说道,“作为一名科学家,积极地将我们所会的知识传递给那些急需这些知识的人是多么地重要”。

“改变世界可以非常简单。”在演讲的最后,何江说,“改变世界也意味着我们的社会,作为一个整体,能够更清醒地认识到科技知识更加均衡地分布,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关键环节,而我们也能够一起奋斗将此目标变成现实。”

高中班主任回忆

何江来自农村学习有“一根筋”精神

何江的高中班主任、宁乡一中的隆老师回忆说,何江2002年来到宁乡一中就读。隆老师说,当时一个年级20个班,一个是重点班,另外19个是平均班,令人意外的是“何江不是重点班的,而是平均班的一员”。尽管如此,何江从高一第一学期的期中考试开始,只有一次考了年级第二名,其余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

“何江学习有个特点,就是一根筋。”隆老师教语文,在他的印象中,何江一开始阅读文言文的能力一般,但是在意识到自己的短板之后,何江买了一本文言文辞典,一个词一个词地阅读研究,“等他把这本辞典啃下来,何江已经能够用文言文写文章了。”

“何江是具备考清华北大的实力的,但他高考没有发挥好,距离清华北大差了10分,因此选择了中国科技大学。”隆老师说,他对何江有信心,相信他能成就一番事业,因为何江十分勇于迎接挑战。他说在高中的时候,何江英语口语一开始并不好,但他总是借着各种机会走上台,比如为大家主持英语节目等,用各种机会锻炼自己的英语水平。

对话

何江:农村成长经历培养出好奇心

一路从乡村到县城到大城市再到国外

北青报:农村的成长经历带给你什么样的影响?

何江:我在乡下读的小学和初中,高中时才到县城读书,直到2005年考上中国科技大学才离开了生活17年的县城。一路从乡村到县城到大城市再到国外,从小地方到大地方,从资源很少的地方到资源很多的地方,从眼界不开到视野广阔,这样的成长经历带给我很强的好奇心,对新环境的东西很好奇,抱着探索的态度。

北青报:怎么想到申请哈佛毕业典礼登台演讲?

何江:我来到哈佛时也是抱有一种好奇心,想知道像哈佛这样资源丰富的学校究竟能给学生提供什么。我努力地了解校园文化,发现各种机会,通过教授的介绍知道有这样的机会,当时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行,但想着如果成功那会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就尝试了一下。

经过三轮竞争获得演讲机会

北青报:能否介绍一下你的申请过程?

何江:我经过了三轮“竞争”。第一轮申请是提交相关科研成果和演讲稿件。在提交这些材料之后,说是三个星期后出结果,但是两个星期的时候还没有得到通知,当时我很忐忑。然后,有12个人进入了二轮评选,当时有十位不同专业的教授坐在下面听我演讲,然后他们进行讨论。第三轮评选是四个人脱稿模拟比赛,选一名。

北青报:你觉得你胜出的原因是什么?

何江:哈佛历届演讲代表大多是文科生,最后三名竞争者都来自肯尼迪政治学院,我提出不同的理科视角,可能是打动评委的关键原因。

“中国农村故事”为哈佛演讲增色

北青报:怎么想到在演讲中讲火疗治毒伤的故事?

何江:起题加写稿一共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在做科研时,在哈佛做生物很容易看到最前沿的研究,但当我跟其他人介绍我在做什么时,其他人都听不懂,这给了我很大的触动。科技知识的传播并不广泛,在博士群体很习以为常的知识,在中国的一些城市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都是非常难懂的。因为这样的触动,题目就提起来了。

北青报:你的父母怎么看待你的演讲内容?

何江:父母很高兴。其实平时在家里,我们也会谈起像火疗治毒伤这些事儿,算是一种家庭的谈资和笑话吧。

北青报:你怎样看待学习这件事情?

何江:高中时我就觉得,不是为了学习而学习,教育的过程实际上是培养很多人其他方面的素质。要想真正学会一个东西,那得把这个东西讲解给别人,让他们听得懂,讲解的水平也得提高。做本科生的辅导员,学习的过程不仅是我来帮助本科生学习到东西,我也能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如果我能讲解清楚的话,也是对我自己表达能力的提高。

未来计划走研究型路线

北青报:未来有什么规划?

何江:在哈佛的硕博连读是6年,接下来要在麻省理工读博士后,大约需要4年。我想先在生物领域扎稳根,因为生物这个学科需要长时间的积淀。未来计划走研究型路线,读完博士后之后希望申请大学教职。

好多陌生人在加我微信好友

北青报:你怎么看在国内网络走红的事情?

何江:我实在没有想到。今天我刚刚起床,还没有打开电脑看新闻,就听到很多朋友说我上头条的事情。我发现好多陌生人在加我的微信好友,但来不及一个个回复,马上我要去实验室工作了。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