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利奥十世是什么样的人

教皇利奥十世在史上最璀璨但道德沦丧的时代留下了盛名,他的神职事业多亏父亲的政治谋略。当年洛伦佐几乎毁于教皇思道四世,所以他希望美第奇家族的权势,能因为有家人出任红衣主教而相辅相成,这也可保障美第奇家后代在佛罗伦萨的安全。洛伦佐在次子乔瓦尼襁褓之年时便指定其进入宗教的国度。

图片 1

乔瓦尼七岁剃度,八岁成为首席门徒,十四岁就当上了红衣主教(一个人不必先做教士才能当上红衣主教,那个时代,选择红衣主教的主要考量是其政治能力和家庭关系,而不是宗教热情)。所有见过美第奇红衣主教的人都喜欢他。他和善、谦逊、慷慨而不浮夸。他的高薪远不足以资助诗人、艺术家、音乐家和学者。他喜好所有艺术与生命美德。敬爱教皇的历史学家奇迪尼形容他“贞洁闻名,礼节无瑕”;马努提乌斯也称赞他“虔诚,生活无可挑剔”。

一五一三年,乔瓦尼奉诏前往罗马参与竞选犹利的继承人。当时他只有三十七岁,从未想过自己能够当选教皇。他忍着肛门瘘管之苦躺在担架上参加了选举教皇的红衣主教会议。经过一周的辩论,显然不是通过圣职交易,乔瓦尼·德·美第奇在一五一三年三月十一日被推选为教皇,取号利奥十世。

当时他还不是教士,但在三月十五日时他弥补了这个缺憾。大家惊讶而又高兴。在经过亚历山大和波吉亚的密谋、犹利发动的战争和骚乱之后,有个品德纯良的年轻人以和平的方式领导教会,对每个人来说都不啻是个解脱。诗人、雕刻家、画家、金匠欢欣鼓舞,人文学者承诺要恢复奥古斯都文艺全盛的时代。

图片 2

利奥十世的教廷成为了罗马的知识和智慧中心,他诚心结交学者、诗人、艺术家、音乐家,并供以厚薪巨宅。毫无疑问,这是当时世界上最讲究和最有钱的宫廷。

来自欧洲教徒的进贡流进了其经济和文化动脉中,使罗马得以繁荣扩张。教士和诗人,马屁精和寄生虫,信使和交际花,都忙着前往罗马分一杯羹。有些红衣主教年收入三万硬币,住大宅,养仆三百,享用艺术精品,奢华一时。他们不怎么当自己是神职人员,而是政治家、外交家和行政首长;他们自认为是罗马教廷的罗马元老会,就该像元老一样生活。他们嘲笑期望他们行为举止像教士般虔诚和节制的外国人。罗马帝国得以重建了。

路德前来罗马时,见状大为惊讶;伊拉斯谟前来,见状大为心喜。米开朗基罗附和路德,因为他更喜欢普通人而非贵族,喜欢文盲而非学者,喜欢工人的劳动而非富人的奢华,他将大半收入用以接济贫困的亲人。

图片 3

米开朗基罗能承受压力,他可以让步但却意志坚强。他有一头白发,白色胡须,锐利的小眼睛,皱皱的鼻子与招风耳。他天生不喜欢宫廷生活,喜欢独自在工作室通过工具想像男性肌肉的特性和形体。他对女人不感兴趣,绘制的女性仅限于母性的成熟,而不是少女的娇媚。他的生活无拘无束,因为经常缺钱,故常以面包皮果腹,他经常穿着工作服睡觉,瓦萨里说:“他就像没有意识到脱下衣服后还可以再穿上。”

利奥十世向来讲究语言与服饰,但他懂得与米开朗基罗保持距离,让其专心雕刻犹利的坟墓,或是阳刚的《俘虏》)和坐着的《摩西》,留着胡须、头上长角、额头布满皱纹的摩西在向世人昭告石板上的十诫律法。快乐的教皇喜欢拉斐尔,两人在性情与品味上皆比较相近。他们都是和善的享乐主义者,视基督教为一种愉悦,现世就是天堂,但两人会玩也会认真工作。、

图片 4

利奥十世交给拉斐尔几项任务:完成《诸室》、设计草图、参与圣彼得大教堂的建造、安排古典艺术的保存。拉斐尔欣然接下这些工作,并且在这些之外还挪出时间画了二十幅宗教图、一系列的民俗壁画、五十幅圣母马利亚以及或许能让他发财成名的人物肖像。一五一五年,他替北部的比亚森撒市圣希德女修道院完成了《西斯廷圣母像》。在拉斐尔的眼中,在基督教史上,圣母经常敌不过年轻貌美的女子,就像珍藏在波尔加塞美术馆的裸女画像《佛娜伶那》。最后,拉斐尔把主要的时间与精力给了美丽的裸体,他死时才三十七岁。罗马所有艺术家都现身送葬。

拉斐尔敬爱的教皇比他多活了一年。一五二一年八月,早期的疟疾、肛门瘘管的长期疼痛以及排山倒海的战争烦恼,终于导致利奥十世卧病在床。和犹利二世一样,利奥十世逐渐从对艺术的欣赏转而陷入追求军力。十二月一日,利奥十世得知教皇军队攻占了比亚森撒和帕尔马,他大感欣慰。他宣称,愿以个人生命换取这些城市加入教皇国。一五二一年十二月一日到二日夜晚,他在差十天就年满四十五岁时与世长辞。

利奥十世是好人,却毁于追求美物与挥霍成性。他出身豪门,学会奢华也懂得艺术。当教廷所有的税收都归他管时,他挥霍无度,花钱如水。拿他好处的人的快乐,花费巨大的战争的胜利,都让他踌躇满志。在他的治理下,教皇国比任何时候都强大;他丢掉了日耳曼,是因为横征暴敛与穷奢极欲。他是教会的荣耀,也是灾祸。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